人民网>>人民网娱乐频道>>影视(旧版)

《功夫》之技术篇:想像力的最高境界
  2004年12月27日14:0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周星驰遭遇“蛇吻”的一幕让很多观众爆笑不止,这段经过后期合成的电脑特效在技术上并不难实现,但却是技术服务于创意和故事的典范。
周星驰遭遇“蛇吻”的一幕让很多观众爆笑不止,这段经过后期合成的电脑特效在技术上并不难实现,但却是技术服务于创意和故事的典范。
  乍一看,不再“耽于感情”的《功夫》似乎把“技术”当成了最大卖点,它的电脑特效出神入化,摄影剪辑行云流水,所有观众都在目瞪口呆中看完第一遍。

  但回头想想,电影中的“技术”问题永远不应喧宾夺主,创意和故事才是让电影灵动起来的“魂”———而《功夫》也恰恰做到了这一点。

  特效:★★★★☆

  动作:★★★★☆

  摄影/剪辑:★★★★☆

  美术:★★★★☆

  说《功夫》超越《黑客帝国》,可能没人相信。连子弹时间都没有,怎么跟“黑客”比?就算在星爷周围摆一圈“波浪起伏”的高速摄影机阵列,让“斧头时间”360度、720度、1080度地撒欢儿,也只算踩上了巨人的肩膀。

  然而,有没有比“硬件上的自由”更好的技术?有。那就是创意的自由。

  设置规则和破坏规则,是“想象”这枚硬币的两面,只有破中有立,才能达到最高境界。《黑客帝国1》是破坏规则的典范:重力可以克服,速度化解时间。《黑客帝国2、3》则是设置规则的典范,机器约束人类,代码决定世界,但角色在争取“自由”和“自由意志”的过程中反而陷入最不自由的牢笼———困惑。他们不仅需要自我解释、彼此解释,甚至还要对观众解释。浑身紧绷的肌肉下面,是更加紧绷的神经。

  与高度紧张的“黑客”相比,《功夫》是一次至情至性的户外运动,它的呼吸畅快淋漓,没有规则的阻碍,甚至忘却规则的存在,同样拍“一对一百”,救世主尼奥穿的是“紧身”中山装,而我们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阿星穿的是“宽松”马褂,你说谁打得更high?铁拳裁缝的梦幻装备是两串挂衣服的铁环,插在阿星肩头的匕首成了公路越野时的后视镜,四两拨千斤的太极功夫化成“橡皮筋”,神雕侠侣给斧头帮“送钟”还暗藏组合技,经过拍钟预热的仪式之后竟然扛起“声波火箭筒”———按火云邪神的话说:想不到狮吼功还有一招大喇叭,观众我只有甘拜下风。

  《功夫》还令人想起去年上映的《绿巨人》。在一望无际的沙漠峡谷间跳跃飞奔的“浩克”,既仿佛电脑技术复活自希腊神话的悲剧英雄,又透出中国远古神话“夸父逐日”的壮烈,那种中西合璧的气魄和美感,我以为只有李安做的到。

  然而在《功夫》中,我再次见识到现代技术包装下纯然东方式的想象。夜幕下“谭腿苦力强”离别城寨,突见一个墨镜琴师在路边弹奏古筝,慢镜中琴声如影随形,在苦力强身后切下一束竹叶,掀翻一坛瓦罐,一只跳下房顶的野猫只留下劈成两半的影子……阿星的“死而复生”如同蝴蝶破茧而出,刹那间有与天地同呼吸的大气;至于阿星最后被蛤蟆功顶到“三万英尺的距离”,在天边的云端看到我佛如来,则是真正达到了“飞天”二字的原本境界:大彻大悟,天人合一。

  诚然,为了打通国际市场的《功夫》在特效上最下功夫,塞满动作的100分钟有如过山车呼啸而过,但疯狂视觉轰炸的背后并不是费尽心机的算计,而是透着周星驰“我要做到、我要表达”的强烈意念。这个浑然忘他的“我”、执著追梦的“我”,才是自由的最高境界。

  □yoyo

  摄影/剪辑:华语电影少见的成熟之作

  就摄影和剪辑而言,《功夫》基本上是近年来华语电影中非常少见的成熟之作。

  武打、特效,这些元素都不过是《功夫》这道大餐里的味精,而真正的味道还是在故事本身。把这个重点抓住了,故事才流畅。正是基于上面这个原则,《功夫》中的摄影和剪辑才会被我们说成是“成熟”,因为这两个重要的电影元素基本上做到了把自己隐藏到了故事背后,观众在看电影的时候绝不会跳出电影本身所营造的氛围,把注意力放在摄影和剪辑上。而这一点,正是好电影所应具备的。

  周星驰的喜剧电影中,虽然有许多流传很广的经典台词,但真正营造喜剧效果的元素,很多时候其实是镜头和剪辑的综合运用,这和冯小刚的喜剧电影中完全依靠对白营造笑料的方法是完全不同的。和周星驰以往的电影一样,《功夫》仍然延续了用镜头和剪辑营造叙事悬念和构造喜剧冲突的特点。

  在一开始鳄鱼帮老大出场时,有一个堪称经典的移动长镜头———镜头从楼下升起移动进门,其间所有人都处于静止状态,只有画面外传来的惨叫声预示着下面将要发生的故事,颇有点杜琪峰电影的风格。正是这种先抑后扬的镜头处理方式,才让随后在广角镜头下变形的冯小刚一露面就赢得观众的满堂彩,因为观众在期待过程中一直就等着这下发泄了。

  而在随后的猪笼城寨场景中,著名的“酱爆”同学在水龙头底下洗澡的镜头,也运用了诸多摄影手段构造了周星驰风格的暴笑场面。因为富有创造精神的“酱爆”同学不断带给观众意料之外的惊讶,而这种惊讶是通过镜头的移动和剪辑有层次、有步骤地展示给观众,所以当观众的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喜剧效果就出现了。

  虽然《功夫》一片在情感方面的叙事只是惊鸿一瞥,但就是这短短的一瞥,带给观众的感动绝对不亚于《喜剧之王》中那句著名的“我养你啊”。而且《功夫》中最厉害的一点就是黄圣依在片中扮演的是一个哑女,也就是说周星驰没有用一句台词,而是只用镜头和剪辑就做到了这一点。其中一个经典段落是影片结尾,周星驰和哑女两人在糖果店门前相对而视,镜头围绕两人旋转一周后,两人重新以少男少女相对,绝对是一场完美而精确的高潮。

  不过相对于周星驰以往的喜剧电影而言,《功夫》在这方面只是延续了他以往的风格,而没有什么创新和发展。造成这个情况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功夫》中电脑特效部分占的比重太大,影响和抑制了影片故事利用电影语言进行叙事的努力。对于周星驰来说,如何平衡二者的关系,将是他以后电影风格走向的关键问题。□张小北

  美术:灰色复古,彩色点睛

  周星驰绝对是个念旧的人,所以《功夫》在美术设计方面绝对是个“复古”的电影。无论片子的基本色调、人物造型还是布景与道具设计,都在努力营造星爷心中难以磨灭的上世纪70年代情怀。而这些情怀灵感缘自张彻、李小龙的电影,也来自港日漫画。这些元素促成了星爷电影美术上的一步飞跃。

  《功夫》中的“古”体现在布景、道具的“骨感”上,即那种表面粗糙、内在硬朗的“标本质感”。片中的基本色调始终控制在灰色系中,这是上世纪70年代上海、香港等殖民城市特有的建筑肤色,也是那个技术不发达时代的电影基调。《功夫》在如今CG纵横的时代苦心还原了旧时代“标本”应有的原始感,甚至用搭建的壮观外景“猪笼城寨”来故意戏仿张彻《马永贞》里简陋的室内棚景。但实物加上特效制作使布景环境升华出比旧电影更坚硬和干脆的视觉效果。这点在那些打碎的残垣断壁、尤其是那个印着阿星无数“如来掌印”的铁皮红绿灯上表现得最为成功。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片中三个鲜艳“道具”的运用堪称点睛之笔,也使色彩运用上有了跳动的节奏。最亮丽的色彩自然是那个附着爱情的甜蜜棒棒糖,而破蛹而出的花蝴蝶则成为故事的转折点,最后火云邪神歹毒的暗器腾空而起变得异常崇高,犹如金色的莲花,担当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思想的象征物。□驳疑思

  ■幕后点评

  袁和平:比功夫更高的功夫

  周星驰拍《功夫》并不出人意料,真正让我惊讶的是他想把几十年前那些粤语武打片中的功夫在今天重现。当他第一次跟我提到“六指琴魔”的时候,我感觉又回到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我跟周星驰说,这些功夫可能已经过时了,拍出来未必好看,在银幕上缺乏表现力,观众可能没什么兴趣,当时他却表现得很有信心,他坚持一定会有吸引力。

  于是我就按照他独特的想法来设计动作,在他的想法基础上尽可能地让这些动作变得漂亮,好像拍“六指琴魔”一场戏,我保留了记忆中老片子中一些基本的招式和打法,然后他按照他的解释和思路重新设计动作,周星驰的思维方式完全是天马行空似的,让你完全脱轨,好像他在片尾突然想出“如来神掌”的点子,很多次弄得我无所适从,不知怎样改才能实现他的意图。过去我习惯于用一招一式一拳一脚设计漂亮的动作,那样拍出来的效果已经非常有现代感。但是“如来神掌”完全超越了我过去的创作观念,比如周星驰告诉我“这一掌打下去就要山崩地裂”,每次和他还有特效指导一起开会讨论动作的时候都让我觉得痛苦万分,把那些复古的东西,拍出让今天的观众信服的质感,真的好难。我觉得,这次和周星驰合作,我是在做比功夫更上一层楼的功夫。

  本报记者  张文伯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赵纲)
相关专题
· 电影专题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