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率德云社吊唁侯耀文 墓前大哭长跪不起--娱乐--人民网
人民网

郭德纲率德云社吊唁侯耀文 墓前大哭长跪不起

2011年03月29日07:56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昨天下午,郭德纲、于谦率德云社近百位演员前往天寿陵园吊唁恩师侯耀文。在师父墓前,郭德纲长跪不起泪流满面。在众人的多次劝说下,哭到虚脱的郭德纲和于谦依然不愿离去。郭德纲透露,侯耀文生前最爱喝瓶装可乐,所以吊唁当日他特意拎来可乐和酸梅汤“孝敬”师父。

  前来吊唁的德云社演员足有百十号人,很多人身着定做的黑西装,手捧白菊花来到侯耀文墓前。郭德纲一句“师父我们来了”话音未落,众人便嚎啕大哭起来,郭德纲和于谦更是将头磕得“咚咚”作响,任凭王海怎么劝也不罢休。满眼通红的郭德纲在徒弟们的搀扶下起身,他凝望侯耀文铜像沉思许久。郭德纲告诉记者,他们爷俩儿的感情特别亲,跟其他弟子的关系有差别。“我想起往事就控制不住感情。那会儿师父不管多晚,一做好吃的就给我打电话,要我赶过来陪他吃饭、聊天。他跟其他人是打台球、打麻将,跟我就爱在楼上聊戏,刚才磕头我一下就回忆起来了。师父生前特别爱喝大瓶装的可乐,他不倒杯子里喝,总是对嘴一天喝两大瓶。所以今天我带来可乐和酸梅汤孝敬他,算是我的心意吧。”郭德纲透露,在吊唁仪式结束时,他面对侯耀文铜像告诫弟子们要好好说相声、好好做人,“这是师父寄语我们的话,我们这么多年来也是一直秉承并追求着”。

  对于原本定于清明节前来吊唁,为何临时将日程改到了昨天,郭德纲解释说,从德云社到陵园的路途太难走,如果赶到清明节堵车就很麻烦。昨天周一是德云社公休的日子,因此早几天招呼大伙过来看看,“今天所有在京的,没拍戏的,除了岁数大的都来祭拜了,以后每年清明都会来。”谈到23日骨灰下葬仪式缺席,郭德纲直言搞传统艺术的人应该尊重中国的传统文化,“那天是阴历二月十九,历书上说忌安葬、宜入学,收徒弟合适,下葬不行。大艺术家终于熬到入土为安了,怎么不选个好日子呢?今天这个日子我看了,宜安葬。”郭德纲说自从侯耀文遗体告别那一天起,他就把师父的遗像请到德云社后台,无论清明、生日、开箱、封箱、大年三十,都会祭拜师父,“这是我们的生活。23日那天人家通不通知我们来,无所谓。我们不会介意在某一天大家一起来走个秀的。”对于侯耀华和侯瓒一抱泯恩仇的结局,郭德纲坦言意料之中,“家务事还能怎么着啊。”谈及微博中“羞与他人共典仪”的含义,郭德纲表示就为合辙押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反正是对得起师父、他的孩子以及这件事情,这就可以了”。记者王铮


  郭德纲(前中)和夫人王惠(前左)及于谦带领德云社演员在侯耀文铜像前吊唁。王俭摄

  昨天下午,郭德纲、于谦率德云社近百位演员前往天寿陵园吊唁恩师侯耀文。在师父墓前,郭德纲长跪不起泪流满面。在众人的多次劝说下,哭到虚脱的郭德纲和于谦依然不愿离去。郭德纲透露,侯耀文生前最爱喝瓶装可乐,所以吊唁当日他特意拎来可乐和酸梅汤“孝敬”师父。

  前来吊唁的德云社演员足有百十号人,很多人身着定做的黑西装,手捧白菊花来到侯耀文墓前。郭德纲一句“师父我们来了”话音未落,众人便嚎啕大哭起来,郭德纲和于谦更是将头磕得“咚咚”作响,任凭王海怎么劝也不罢休。满眼通红的郭德纲在徒弟们的搀扶下起身,他凝望侯耀文铜像沉思许久。郭德纲告诉记者,他们爷俩儿的感情特别亲,跟其他弟子的关系有差别。“我想起往事就控制不住感情。那会儿师父不管多晚,一做好吃的就给我打电话,要我赶过来陪他吃饭、聊天。他跟其他人是打台球、打麻将,跟我就爱在楼上聊戏,刚才磕头我一下就回忆起来了。师父生前特别爱喝大瓶装的可乐,他不倒杯子里喝,总是对嘴一天喝两大瓶。所以今天我带来可乐和酸梅汤孝敬他,算是我的心意吧。”郭德纲透露,在吊唁仪式结束时,他面对侯耀文铜像告诫弟子们要好好说相声、好好做人,“这是师父寄语我们的话,我们这么多年来也是一直秉承并追求着”。

  对于原本定于清明节前来吊唁,为何临时将日程改到了昨天,郭德纲解释说,从德云社到陵园的路途太难走,如果赶到清明节堵车就很麻烦。昨天周一是德云社公休的日子,因此早几天招呼大伙过来看看,“今天所有在京的,没拍戏的,除了岁数大的都来祭拜了,以后每年清明都会来。”谈到23日骨灰下葬仪式缺席,郭德纲直言搞传统艺术的人应该尊重中国的传统文化,“那天是阴历二月十九,历书上说忌安葬、宜入学,收徒弟合适,下葬不行。大艺术家终于熬到入土为安了,怎么不选个好日子呢?今天这个日子我看了,宜安葬。”郭德纲说自从侯耀文遗体告别那一天起,他就把师父的遗像请到德云社后台,无论清明、生日、开箱、封箱、大年三十,都会祭拜师父,“这是我们的生活。23日那天人家通不通知我们来,无所谓。我们不会介意在某一天大家一起来走个秀的。”对于侯耀华和侯瓒一抱泯恩仇的结局,郭德纲坦言意料之中,“家务事还能怎么着啊。”谈及微博中“羞与他人共典仪”的含义,郭德纲表示就为合辙押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反正是对得起师父、他的孩子以及这件事情,这就可以了”。
(责任编辑:李岩)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