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是“枪手”所作? 专家呼吁正确阅读--娱乐--人民网
人民网

《金瓶梅》是“枪手”所作? 专家呼吁正确阅读

2011年01月31日08:05    来源:《新快报》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金瓶梅》封面
《金瓶梅》插图之一

  视点

  众学者在“金瓶梅研讨会”上为名著翻案

  备受争议的名著《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到底是谁一直是个谜,在以往的说法中,被论证提出者不下于数十人,而其中最具说服力的一种就是“王世贞说”。然而,在日前于杭州举行的“首届国际金瓶梅研讨会”上,浙江学者陈明达在“王世贞说”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金瓶梅》的真正作者实际上是明代的黄岩人蔡荣名,蔡是被聘请来做“枪手”完成《金瓶梅》的,而王世贞则是“导演”、“制片人”。

  蔡荣名是王世贞的“枪手”?

  《金瓶梅》是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的里程碑,也是中国第一部由文人独创的率先以市井人物与世俗风情为描写中心的长篇小说。毛泽东曾高度评价《金瓶梅》描写了真正的明朝历史。但是,长期以来《金瓶梅》研究存在着两大瓶颈,一是作者究竟为何人?二是该书是否属“淫书”?

  在作者问题上,“兰陵笑笑生”到底是谁?至今仍是一大悬案。在以往的各种说法中,“王世贞说”(以下简称“王说”)流传时间最长,流传范围最广,是最有说服力的一种说法。首先,明、清两代的文献资料有直接、也有间接阐述《金瓶梅》的作者是王世贞。其次,《金瓶梅》的手抄本源于王世贞家。

  2009年3月,浙江学者陈明达的论文《<金瓶梅>作者蔡荣名考》在新华网上发表,接着,美国国际作家书局和浙江大学出版社先后出版了由徐仁达、陈明达、赵颂平、夏吟四人合著的《<金瓶梅>作者蔡荣名说》和《<金瓶梅>作者蔡荣名说的立论依据》两本书。一个关于《金瓶梅》作者的新说——“蔡荣名说”(以下简称“蔡说”)在海内外金学界引起了很大反响。而“蔡说”能后来者居上,除了“蔡说”以“王说”为立论基础以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徐仁达、陈明达等所提出的“蔡说”,以许多史料为依据,丰富和发展了“王说”。他们认为蔡荣名是王世贞的门客,是王世贞聘请来做“枪手”完成《金瓶梅》作品的。蔡荣名在王世贞的指导下,以王世贞的思想、不幸经历以及授意为核心,创作了《金瓶梅》。这一学说使人眼前一亮,合乎情理地解释了王世贞亲自策划创作《金瓶梅》的可能性,同时也呼应了金学界关于《金瓶梅》可能出自一位才子的猜测。

  “兰陵笑笑生”是蔡荣名的笔名?

  国际金瓶梅研究会会长徐仁达、太仓市作家协会主席凌鼎年和太仓学者黄匡等认为,《金瓶梅》是一部反映中国农耕社会的大百科全书,书中人物的衣、食、住、行,以及讲述的故事和宣传的文化,都说明其创作地是在王世贞的故乡。专家所指出的六个论据中,尤以在《四库全书 弇洲续稿》和蔡荣名的《芙蓉亭诗钞》都记载着王世贞赠给蔡荣名的两首诗最有说服力。这两首诗记录了《金瓶梅》从初稿到成书的整个过程,是“蔡说”最重要的历史文献资料,诗的题记和诗文的内容,记录着王世贞把蔡荣名请到自己的家里,住在他的私家花园——弇山园里整整两年。通过不懈的努力,完成了王世贞交给他的任务,王负责出版,蔡荣名同意隐姓埋名。“蔡说”讲述论证的就是以上整个《金瓶梅》的创作过程。因此“蔡说”认为:在创作《金瓶梅》的过程中,王世贞的角色是“制片人”、“导演”、“发行人”,蔡荣名仅仅是“执笔者”、“编剧”而已。此外,《金瓶梅》中特有的黄岩方言,江南特色的饮食文化和黄岩特有的食品,台州黄岩历史名人以及书中的天台山历史文化,都从不同的角度共同论证同一个命题,形成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证据集,所以说《金瓶梅》作者是蔡荣名是合乎情理的。

  关于“兰陵笑笑生”这一名字,“蔡说”认为,从蔡荣名存世的诗集《芙蓉亭诗钞》中可以看出,蔡对大文豪王世贞十分崇拜,以能得到王的赏识为荣。由此可以推断,“兰陵笑笑生”是蔡荣名从王世贞的赠诗中得到启发而给自己拟的笔名,王世贞诗曰:“吾怜蔡去疾,不去陶陶酒人疾。”陶陶,快乐的意思,陶陶酒人,即快乐的酒徒。蔡荣名以笑笑对陶陶,以兰陵对酒人,兰陵笑笑生,也就是快乐的酒徒之意。

  专家呼吁正确阅读《金瓶梅》

  作为《金瓶梅》国内研究的发起者之一、著名金学家田秉锷教授说,由于吴晗的一些看法,使得“王说”冷却了五十多年,而这次研讨会对王世贞生平的考证、与仇英的关系等探讨都为“王说”提供了新的史料和证据。田秉锷教授同时提出了对《金瓶梅》研究的方法问题,即将《金瓶梅》与《水浒传》相参照,《金瓶梅》脱胎于《水浒传》,却不同于水浒情节。《金瓶梅》超越了一般意义的描写个人生活的作品,成为反映社会风情、人物、节日、民俗、衣饰、饮食、方言、美学等研究的生活大百科全书。特别是书中劳动人民生动丰富的原生态语言,完全是作者贴近生活,身临草根环境中的真实记载,这是后来的文学作品所无法比拟的。

  由于历史的原因,对《金瓶梅》这一文化遗产有过许多不公正的评价,有些朝代还将其列为“淫书”和“禁书”。就此,田秉锷教授建议将之作为社会悲情小说来阅读。(据人民网)
(责任编辑:赵纲)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