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红:新版《红楼梦》不是原著的复制品

2010年09月07日08:43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李少红(资料图)

  3年筹备,上亿元投资,50集电视剧新版《红楼梦》自6月在地方电视频道刚露面,就引来一片讨伐声。观众和网友诟病的,包括额妆造型、鬼魅的配乐、时不时出现的快进镜头、无处不在的旁白、黛肥钗瘦的角色安排、黛玉吐茶和裸死的镜头……

  “千夫指”指向55岁的导演李少红。“李少红你看没看过《红楼梦》?”“李少红你到底有多恨《红楼梦》?”让网友抓到把柄的是,几年前她接受某电视台采访时曾说,“文革”时读到《红楼梦》,“觉得鬼话连篇,这是本坏书,最好不要看”。

  从2006年的选秀活动至今,围绕新版《红楼梦》的各种新闻和传闻不断。9月2日,这部电视剧登陆北京和安徽卫视,接受更广大的受众群体检阅。这意味着,不管是口水还是中肯的意见,都要再来一遍。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通过电子邮件对李少红进行采访,她坦言新版《红楼梦》在筹备和拍摄时间、选择演员的自主性等方面存在遗憾。而对于这部读了一遍又一遍的《红楼梦》,她却已经不愿再回忆,“我啥时候看的《红楼梦》没那么重要。其实我和所有人一样喜欢《红楼梦》。”她说。

  尊重原著,但毕竟不是原著的复制品

  中国青年报:从《大明宫词》、《橘子红了》到新版《红楼梦》中都能感到你的鲜明风格,在这些作品中,你的“美的标准”是什么?

  李少红:都是因为拍过的电视剧被大家公认“唯美”,才有了让我来拍《红楼梦》的动因。这也许代表着大众审美的愿望,希望《红楼梦》能拍成“唯美”点。实际上曹雪芹的书中不仅有“唯美”,还有“梦幻”,需要很丰富的内容。曹雪芹设计的领域也很广,真的难于全面表现。而且尤其是那些惟妙惟肖的语言,描写女儿的文字难以呈现。所以“唯美”是把双刃剑,到头来的结果很可能两边不讨好。

  中国青年报:你如何理解“忠于原著”?有观众认为,剧中的一些细节似乎不符合原著中的描写或者风俗习惯。比如,薛姨妈到贾府时,原著中姨妈和薛蟠分头见贾母和贾政,因为男女有别,但现在,薛蟠也跟着姨妈进来并见到了三春姐妹;再如贾政父女见面时,没有隔着帘子;还有如网上流传甚广的黛玉“吐茶照”,被认为似乎不符合林黛玉的身份。你是否注意到这些意见,如何看?

  李少红:熟悉《红楼梦》的观众确实看得很细心。根据电视剧的戏剧创作需求,有些地方确实做了调整。除了你列举的地方之外,还有其他的地方。比如,原来也有说省亲的时候,家人是分男女迎候的。这些调整尽量做到不影响和不破坏当时的大体上的习俗。我们做了弱化处理。如果把薛姨妈进府,黛玉进府的全过程按照书里拍出来,篇幅会很长。所以我们只能选择重点的来表现。薛姨妈的重点放在在了后面,宝钗和周瑞家说“冷香丸”、送宫花的情节上,进府只一笔带过。

  黛玉和现代的独生子女一样,家庭结构非常简单。可是贾府上下全是人,让她有点眼花缭乱。也显出她的孤单。还有规矩,伺候吃饭的人比吃饭的人多。吃完饭先漱口再喝茶,而不是自家的习惯。那个时候都是用茶盅漱口的。我们特意选择了一个能够看清她尴尬表情的侧面。

  中国青年报:新版《红楼梦》已经上星,你认为在受到争议的同时,它对普及《红楼梦》会起到什么作用?

  李少红:拍的是电视剧,尊重原著,但毕竟不是克隆的原著复制品,也不是用来代替原著的,这个心态还是有的。争议本身就是一种比对,比对的不是对错,而是审美趋向、文化概念还有价值观。

  譬如有人喜欢旁白,有人就不喜欢,甚至厌恶。我们仔细分析下来发现,喜欢的人分为两类,一类是对故事有兴趣,但没有看过原著的。他们可以通过旁白理解其中的很多意思,可以成为他的一部观影字典。另一类是喜欢曹雪芹文字的人,他们觉得用了曹雪芹原来的语言很亲切,有一种殊途同归的感觉。他们熟悉每一句话,玩味其间。不喜欢的人大多都是追求独立人格的人,习惯个人化思维的方式,对旁边坐着一个人感觉碍事,很逆反。也有人一字一句地找原文比对电视剧台词,扬州到金陵路程到底有多远,金陵是南京还是北京,等等。比对的目的打点打到文化意义上,对我们认识历史和民俗文化有深远意义没问题,长学问长知识。

  如果批我是红盲,是为了帮大家普及红学,那我和大伙一起受教育也行。

  网上的谩骂已经很“温良恭俭让”了

  中国青年报:你是否认为观众对新版《红楼梦》普遍缺乏宽容?有些人没看电视剧,是根据片段和一些图片,也有些人属于“技术派”,拿着书一一对照,你如何看待这两个群体的批评意见?

  李少红:是,观众和网民是两个概念。真正每天看电视剧的观众不一定上网,网民也不一定是掌握遥控器的群体。还有一批新兴的线上观影的群体,既不看电视,也不上电影院,专在线上观影。其中一部分是既上线,也上电影院。所以现在的观影群体分得越来越细,很难相互取代。

  对《红楼梦》来说,每个中国人似乎都是红学家,都能评头论足。我们在拍摄前后一直有这样专注的人和你较劲,也有偏执的,都拍完了还在要求演贾宝玉,不演就要去死,人生就没有意义了。有的事都邪到难以想象,超出正常的人生经验范畴。再加上我们亲身经历的……后来,婉姐就请出曹老爷子的牌位,天天上香,请老人家保佑我们。相比之下,网上的谩骂已经很“温良恭俭让”了。不管怎么说,骂你去死,万恶什么的,只流于口头,只在极小的网上空间,虚拟的世界里蔓延。况且还不一定真的针对你。

  中国青年报:87版电视剧导演王扶林曾形容自己当时面对舆论压力是“战战兢兢、胆小如鼠”,你的心情是否和他一样?你认为,今天遇到的舆论压力和环境和王扶林导演的时代相比有何不同?

  李少红:最大的区别在那个时代还没有网络。但那个时代政治气氛比现在浓,动不动就上纲上线,现在文化气氛还是相当宽松,不会因为拍《红楼梦》受政治处分。冯其庸老师给我讲了当年,央视负责电视剧的领导被舆论压得不行了,也找过他出来说话,情况和今天截然相反,是因为没有遵照“程本”的后四十回拍,也被骂得差点停播。今天历史倒过来了,因为拍了“程本”后四十回被黑。所以,冯老显得很镇静,让我不要怕。他看了剧主动出来挺,说的大意和当年一样,用任何艺术形式表现《红楼梦》,意义都不在本身艺术上的成败,都是在传承民族文化,都是在普及传统文化。当年他说不按程本拍后四十回,也是一次尝试,今天第一次把程本的结局拍出来更有价值。

  让我来就是扛事的

  中国青年报:日前你在点映活动上说:“假如这部《红楼梦》受到了大家的认可,那是曹公的恩赐;假如失败了,全是我一个人的原因。”众所周知,一部电视剧的诞生,靠的不是导演一个人。你为何选择把“失败”原因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李少红:让我来就是扛事的,当然什么都得承受,要不就别答应。为了个人得失我真的就闪了。我觉得做人要有基本的准则,要不别干,要干就要有担当。况且,拍《红楼梦》也不例外,都要遵循艺术规律,都会有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地方,拍得精彩的地方,也有条件不尽如人意,拍得不满意的地方,都会有遗憾。我们都需要用平常心去对待,用艺术创作规律来解决。解决不了的就得承担责任。相信“革命自有后来人”,《红楼梦》决不会是最后一次翻拍,等“80后”和“90后”长大,成为艺术家的时候,接过我们的接力棒,完成我们未竟的事业。我会把我所有的经验和理解贡献给他们。

  中国青年报:此次重拍《红楼梦》,你遇到了很多困难。比如你曾提到接受任务时“确实特别突然”;时间太短,美术、剧本、演员同步进行等等。在资金、协调各方利益、解读《红楼梦》文本等各个环节,来自哪里的困难,最让你感到压力和焦虑?新版《红楼梦》已经问世,关于这部电视剧,你还有哪些遗憾?

  李少红:创作上的困难,比如时间紧,美术、剧本、演员齐头并进筹备都还好说。我们已经有20多年的影视创作的经验,还都能克服,都还想得出办法来。还是那些我不熟悉的,戏外领域里的事,还有在我接手之前的事我们不好把控,也缺少经验。自己再找资金填补创作空缺也没有太多经验。古典名著有魅力,但在实际操作中,基本没有商业植入空间,只能置出,只能拼软实力。这些都是高风险的运作,没有基本保障。那时候相当焦虑。一想到拍不好一定挨骂,还是得硬着头皮往前上。更焦虑的是拍完了,本以为很认真、很有诚意,起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想到不买账,还差点被黑掉。王扶林老师一再提醒,摊到自己身上还是难以承受,无妄之灾的心痛。

  创作上的遗憾,一是8个月的筹备时间对于《红楼梦》来说还是太短。很多东西还需要充分的案头工作。二是选择演员的自主性和时间再多一点就好了。三是篇幅再多一点,内容展现得就能再充分一点。四是拍摄时间再多一点,现在是15个月,哪怕能再有两个月,有些戏和画面还能再好。当然,这些都是理想,《红楼梦》再拍也不可能把文学阅读的感觉拍出来,只能是一个“电子影像的普及式的大众文化产品”,帮助更多人去阅读原著。

  当年不计成本,现在成本控制是首位

  中国青年报:很多人喜欢拿20年前的老版和新版对比。有一种观点认为,20多年前尚属计划经济年代,创作环境也相对简单;而现在电视剧是要对投资方负责、考虑市场的产品,受到的限制也更多。你是否认同这种说法,或者谈谈你的看法。

  李少红:拍名著没有办法按照商业操作模式,只能从文化市场的影响力去考虑。特别是目前国内的电视剧市场的规律,题材定价的模式,不可能以名著或者艺术质量为依据论价。不能说一点影响没有,只能说影响不大。这就是关键,怎么拍?拍不好,观众可拿名著要求你。拍好了,投资方不会多拿一分钱。当年不计成本,现在成本控制是首位。

  我们在2007年底也想培训演员,知道拍《红楼梦》不培训演员也是条罪状。可拿什么培训?我们拉了赞助,可演员集中的那天,赞助商突然变卦了,一车人从城东来到城西,没地方去。最后暂时住进了街道旅社,告诉大家我们要艰苦奋斗。孩子们都是大奔送来的,拉着LV的旅行箱站在门口都傻了。这样过了10天,我们疯狂地奔波,终于找到了赞助,才把孩子们接到城堡住下。3年来,因为我们的特殊境遇,锻炼了我们在商业操作上的能力,努力摸索出了一条文化产业如何和文化产品嫁接的方法,搭建了一座健康良性的品牌营销桥梁。

  中国青年报:最后,能否讲讲你读《红楼梦》的经历?也想知道金陵十二钗中,你比较偏爱的人物是谁?

  李少红:我就不说了吧,说谁都会被拍砖。我啥时候看的《红楼梦》没那么重要。玩笑也被大炒特炒,最后都成为给自己准备的子弹。其实我和所有人一样喜欢《红楼梦》。有拍的机会更喜欢了,3年来有机会几乎泡在里面。估计若干年后还会怀念这段经历。

(责任编辑:吴亚雄)
留言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女生宿舍遭陌生男子恐吓猥亵女生宿舍遭陌生男子恐吓猥亵
学生因未进名校在市政府门前上课学生因未进名校在市政府门前上课
央视女主播再曝荧屏尴尬央视女主播再曝荧屏尴尬
董卿为春晚选草根明星董卿为春晚选草根明星
骨灰制唱片刻录逝者声音骨灰制唱片刻录逝者声音
未来十大最酷洗衣机未来十大最酷洗衣机
   精彩新闻
·[教育]对农村教师在工资职务等方面政策倾斜 完善补贴
·[教育]中青年成中小学教师主体 中小学将设正高职称
·[科技]北科大1名院长被指论文剽窃 手机支付推广何难?
·[科技]印度成功试射超音速巡航弹 让造假者付出应有代价
·[传媒]德云社官网被黑 近八成网站资源闲置成摆设
·[传媒]荧屏选秀节目"返璞归真"方有人气 "人肉搜索"之我见
·[文化]摄影“犀利哥”成大师:垃圾相机每天偷拍100女人
·[读书]中美"核往事" 毛泽东和蒋介石怎面对美国"核威胁"? 
·[体育]罗纳尔多进军商界 将与体育经纪公司签约做经理人
·[体育]男篮世锦赛-美国70-68险胜巴西 锁定小组出线权
·[娱乐]快男全国三强华丽诞生 “鬼马”谭杰希惨遭淘汰
·[娱乐]李少红与红学专家隔空对话 "德云社"复演未确定
   博客精选
章子怡能否重金挽回"诈捐门"章子怡能否重金挽回"诈捐门"
·【娱乐讲堂】第四期:诈捐门 高圆圆领衔嫁不出的十大女星
·马诺想留着身子以后“祼”? 准中年男人周杰伦的技术危机
· 冯小刚咋又称赵本山是“黑社会”? 陈道明高片酬之谜

   播客·视频
“北漂”族的恐惧“北漂”族的恐惧
贺龙:"体育元帅"的战斗篮球队贺龙:"体育元帅"的战斗篮球队
   小编推荐
·[人物]黎姿喜嫁富商 TVB咸猪手事件 小沈阳一夜成名
·[综艺]09年央视春晚 2008十大娱乐表情 晒晒明星结婚照
·[电视]《关东大先生》 《清水蓝天2》 《走西口》
·[电影]《游龙戏凤》 第81届奥斯卡奖 第59届柏林电影节
·[音乐]第19届台湾金曲奖 “放歌30年”大型演唱会
     频道精选
超模纳塔利-沃佳诺娃
佐佐木希杂志封面写真
·李少红:新版《红楼梦》不是原著的复制品
·《三国》10月日本开播 何润东陈好赴日本造势
·韩庚音乐盛典获提名 自言跟孙楠争肯定没戏
·元妃省亲男女混站不合礼节 李少红:条件所限
·央视三套大改版 欲夺回中国综艺节目领袖地位

[一语惊坛]不出钱学森式人才,学校建成白宫也没用
[论坛]温州国土局3天造一5千万富翁·大学生为啥要卖淫
[访谈]杨翠芝、黄生留谈郑垧靖·社会学家谈保护孩子
[辩论]汤唯能否演毛泽东初恋?·贪官死刑罪名该取消吗?
[博客]绿帽哥曝日记局长咋遭抓 朱镕基的什么值得官员学习?
[博客]小所长缘何"得罪"公安部 性爱日记局长有"牛"表弟?
   无线·手机媒体
手机上网就上强国论坛手机上网就上强国论坛
发短信上手机人民网发短信上手机人民网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