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宇森对话女儿吴飞霞:你就是我的天使

2010年06月29日09:00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吴宇森对话女儿吴飞霞:你就是我的天使
  采写 | 本刊记者 陈炯  摄影 | 肖南

  多年前,以两磅九盎司(约一公斤)早产下来的吴飞霞,生活在在洛杉矶,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还有一位记不清她年龄的父亲;多年后,身为跆拳道黑带和电影《剑雨》中的女演员,吴飞霞已经可以用中文交流,并依然拥有那位记不清她年龄的父亲——吴宇森。

  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应FAMOUS的要求,评委会主席吴宇森与演员嘉宾吴飞霞第一次坐下来,面对面地,谈起父女之间家常以外的话题,唯一的家常是——吴飞霞向吴宇森提出那个“永恒的”疑问:我多大了?

  吴宇森

  著名导演,被称为“暴力美学大师”,代表作包括《英雄本色》、《喋血双雄》、《断箭》、《变脸》、《赤壁》等。上世纪70-80年代在香港影坛拍摄了大量影片,创造了其独特的电影风格;90年代开始闯荡好莱坞,执导影片屡创票房佳绩。曾获过香港金像奖、台湾金马奖等多项最佳导演奖。2010年,他完成了新片《剑雨》(原名《剑雨江湖》),出任上海国际电影节主席,并被第67届威尼斯电影节授予终身成就奖。

  吴飞霞

  毕业于瑞士弗拉克林大学,能说英语、国语、粤语、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2008年获美国国家柔道比赛季军,2008年获JimmyKim跆拳道比赛金牌,2010年获跆拳道黑带。2001年大学毕业后进入电影行业,2005年凭短片《TheGlassBeads》入选威尼斯电影节,2010年,电影《剑雨》将是她在大银幕上的首次亮相。

  他总是能拍出很精彩的动作电影,同时做得一手好鱼。

  ——吴飞霞

  她是个蛮独立单纯的人,还很想自己做出一些东西来。

  ——吴宇森

  默契拍档

  感觉他要爆发了,我就走过来

  吴宇森:我们两人之间,像今天这样面对面来聊天的时候很少。有时会聊几句,但不会太长时间。平时我要忙工作,她是我的助手,尽管就在我旁边工作,可我们都不大习惯讲话,以眼神交流为主。另外,在拍戏现场,她是我很好的助理,我在好莱坞拍戏的时候,有蛮多不如意的情况发生,一发生呢,我就想发脾气了。

  吴飞霞:嘿嘿。

  吴宇森:在美国拍电影的压力更大,为了符合电影预算,有时候,比如没有阳光的情况下,也要拍摄。有一些来自公司的压力,我受不了的话就想发泄,一想发脾气呢,她就按住我、安抚我,让我可以马上冷静下来。她对我很了解,我对她也是。她想拍摄自己的短片时,我会帮她做监制,我只是稍微知道一下故事就可以,不便多跟她深谈什么,放手让她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因为我相信,她做出来的都是很好的。

  吴飞霞:他快发脾气时,我是有直觉的,即使当时我不在他身边,感觉他要爆发了,我就会走过来站在他身边,然后他就会控制一点点。我知道他有很多压力,他得站出来负责解决所有的问题。每当这时我就会去看他需要什么,然后帮他把一切都处理好。

  吴宇森:飞霞还是小孩子时,我们就有这种默契。我不是很能喝酒的人,记得以前在香港,有一次我喝醉了,回到家就躺在地上,惹得我太太很生气。当我半夜醒来,发现有条毯子盖在我身上,手边有一杯茶,就是飞霞给我泡的。那个时候她还很小,只有9岁。

  吴飞霞:(笑)我只是觉得,躺在地上很不好……

  吴宇森:她默默地照顾我,也没讲什么话,就是坐在我旁边。

  吴飞霞:我觉得我性格更像父亲,我们都很安静、内向。在工作上我是他的助手,我知道他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他总是在工作,很自律,一心一意地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甚至在凌晨三点筋疲力尽的时候,也还是会去坚持把电影的工作做好。这些都是一直以来鼓舞我的。所以我会想着帮助他,帮他把一切安排好。

  老片情结

  她是我的“经典电影图书馆”

  吴飞霞:从13岁读初中起,我开始喜欢看电影,各种类型的电影。我喜欢的早期电影比如默片、喜剧片,查理·卓别林的片子,那些电影太棒了,非常吸引人,充满魅力。我看过父亲全部的电影,都超爱,有些我甚至看过20遍!他有鲜明的个人风格、故事叙述复杂,我热爱他的电影。

  吴宇森:从那时起,我开始给她介绍一些应该看的、艺术性文艺性的经典电影,比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西片、法国新浪潮。我不觉得这些电影到今天是过时的,我给学校的学生讲座时,都鼓励他们从这些看起。学电影还是要从根本开始,有些人学,是模仿最流行的风格和技巧,比如现在很流行晃动镜头,结果引导很多导演不管是动作、文艺还是悬疑、感情,都来晃一下,一旦这种东西不流行,他们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从经典电影开始学,你才会领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电影,把基础真正打好,才会创立一个新的风格。以前的电影虽然看起来传统,但是很有味道,是看了以后你会想一想的。可是现在许多电影你看后是不需要想的。如果这么开始,基础就很不稳固。如同我们做人一样,如果没有文化滋养,就很容易会迷失,也会张力不足。

  后来她越看越喜欢,现在她变成了一个“经典电影图书馆”!

  吴飞霞:是这样的。他家里的老电影都是我来整理分类的。

  吴宇森:我收藏了许多老电影。

  吴飞霞:好多好多。

  吴宇森:但我都是很乱地堆放在那里,全靠她来给我编排整理。

  吴飞霞:一开始,我只是很喜欢电影,什么片子都看,那种晃来晃去的我也看(笑)。我也不觉得那些老电影就是过时的,比如特吕弗的电影,他是很让人震惊的,不管是故事的讲述还是音乐的运用,他是如此伟大,对我来说每次看他的电影都会发现新的不同的东西。它们之所以经典,就是因为有与众不同的特别之处,即使是好莱坞影片,也会尽力拍出独特的地方。在看什么电影方面,我们从来没有发生什么矛盾,他一直很开放,从没有强迫过我看什么电影。

  吴宇森:她自己懂得什么应该看,什么不应看,她看了以后会有自己的主见。在经典电影方面,她比我专业多了。

  吴飞霞:(笑)我也这么觉得。

  低调儿女

  “我父亲是科学鉴定家,做验尸的!”

  吴飞霞:我在大学是学文学的,但我真的很想做电影方面的工作。2001年毕业后我开始进入电影圈,是从最低层的PA(注:制片助理)做起,我想在现场看电影是怎么拍出来的,会发生什么。那时候很少有人知道我是吴宇森的女儿,因为在美国,很多名人的小孩都是从很低的职务做起的。

  吴宇森:我是很低调的一个人,我希望我的小孩也能低调,尽量避免父亲的名声让他们有任何的压力。我和他们讲,他们也非常同意的一点就是:在学校里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吴宇森是他们的父亲。我不想让他们因此在同学中间有什么特别,不想让别人对他们有另外一种眼光和态度。我还让三个小孩(注:吴宇森有二女一子,吴飞霞排行老二。)念书的时候自由选择。起先,我想送他们去最好的学校,所谓“国际的”私立学校,但他们宁愿去普通的公立学校,他们说在所谓的贵族学校里有许多不好的事情,反倒是公立学校能让他们和其他小孩一样快快乐乐。

  他们也习惯低调,特别是我的小儿子,有人发现他的姓“Woo”和我的“Woo”一样,就问他你父亲是谁?和JohnWoo(注:吴宇森的英文名。)有没有关系?他说,我父亲是科学鉴定家,做验尸的!从此别人就不再问他了。

  吴飞霞:别人问我时,我会尽量用别的话题岔开,实在避不开了,好吧,他是做电影的。我不会说谎呀。而且,我还是为父亲骄傲的,不会刻意隐藏他的身份,但仅限于告诉我最好的朋友们。

  吴宇森:还好她和弟弟是分开的学校,不然会穿帮。

  吴飞霞:大概21岁开始,我开始做和电影有关的事情,一开始是广告片、独立电影,任何的小工作我都会去做。我喜欢从基层开始做事情。直到他让我做助手,开始还只是研究助理,主要负责查阅和准备拍电影所需的资料。后来,才逐渐开始让我做他的个人助理。

  我觉得这种基层工作让我学到了很多学校里学不来的东西。比如我有个做记者的朋友想拍一部短片,选择在意大利拍,她让我去做副导演。因为她认识很多人,所以她那个短片的剧组非常庞大,什么都有(笑):专门的演员指导、斯坦尼康(注:摄影机稳定器)、手推车、吊臂,各种各样的装备……可是她什么都不会用!我告诉她不能这样干,你两天的拍摄时间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东西,这些都是我自己在现场的经验,你有的未必是你真正需要的。

  在《剑雨》里演一个角色,是我主动要求的。因为我一直在接受武术和动作方面的训练,拿到了跆拳道的黑带,在武戏方面能有准备,而且在大学里也有舞台表演的经验,对表演并不陌生。事实上,之前我就已经向他要求过几次,包括《赤壁》,他都没同意。他每次拒绝都不会很直接,就只是笑,总是说:下次吧,下次吧。

  吴宇森:她和我提,但又不明讲,只是暗示,比如说什么在中学时就开始演舞台剧呀,我这个做父亲的的确有点迟钝。她最早说想做和电影有关的事时,我还挺开心,以为她想做导演或者编剧,因为她写文章很好嘛,可我没注意到原来她也想做演员。

  吴飞霞:说实话这次他同意了,我都很吃惊。(笑)为什么这次会同意?我不知道,可能是被我一遍遍地缠着问,他终于烦了吧。

  吴宇森:我起先是有点担心的,如果年轻人做演员是为了出名,为了利益,那我不会支持她,如果为了艺术,为了表演创作,那我就会放心。从艺术的角度来讲,这对她会是一种修养,会培养一种看人生的角度,这么想就觉得,她想做演员也好,我不能那么顽固呀!毕竟有了表演经验,等她以后做导演时,会知道如何和演员沟通,如何让演员充分发挥。而且我自己也是从做演员开始的,最早也演过舞台剧。我相信她懂得自己做的事情。

  吴飞霞:做演员是完全不同的经历,有各种不同情况出现,让你处理,也可以让你熟悉在摄影机前的感觉,所以这会是我以后做导演必经的一段。

  《剑雨》经历

  电影里的功夫好看,但不实用

  吴飞霞:拍《剑雨》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当时是冬天,拍戏是很艰难的,可所有人工作都非常努力,专心致志。那时候拍夜戏很多,经常要彻夜拍摄。拍武侠片比拍一般电影要更困难一些,之前要做很多武术上的设计和训练,同时要做特技上的保护,以确保拍摄安全……能够出演这样一部电影,其实是非常棒的经历。

  不过,虽然是我第一次站在摄影机前表演,倒是不紧张,反而非常兴奋。我以前演过舞台剧,但那个和电影表演很不一样。每个演员都有自己不同的表演方法,有的更注重由内而外的内心戏,有的会侧重肢体语言,后者可能武打片里更多。当然,可能我演的其实不够好,但也没人好意思当面说吧,我还是挺喜欢自己的表演的。剧组里其他演员都很有经验,很资深,我经常会在现场看他们表演,和我沟通最多的是台湾的演员吴中天,他扮演我哥哥,最主要的是,他会讲英文。(笑)

  吴宇森:她和林熙蕾的戏也很多,有一场她们的戏,打斗还是挺厉害的。但总的来说,她的戏没有太多,就几场。

  吴飞霞:打架的戏,我印象最深刻。之前要训练得很勤奋很辛苦,不过我和武打指导对戏时,他们都说:“你很厉害!”电影里的武打和跆拳道一点也不一样,电影里是看着很好看,真打起来没什么用。

  吴宇森:她学跆拳道之前还学了几年击剑,当时我还很奇怪,看着蛮文艺的一个小孩,怎么开始练这个。后来又学跆拳道,还学韩国剑道……哎呀,我就经常怕她受伤。不过我总体还是以鼓励为主,毕竟学功夫可以帮助她培养专注的精神,做事时特别需要这种专注。我自己其实对剑蛮有研究的,我知道学习剑术的同时会有助于正气的培养。拍《剑雨》虽然电影里打得不一样,但她还是觉得蛮好玩。我在现场看过她演戏,虽然只是短短的几次,但演得很好。

  吴飞霞:也就是OK啦。

  吴宇森:一开始我担心其他演员都是讲普通话的,她听不懂,结果她什么都懂。她就是有的时候比较害羞,怕讲错,所以,飞霞你将来要好好地多学普通话哦。

  吴飞霞:好的。《剑雨》之后,我很想继续演一些电影,比如说当我面对镜头时,一方面很紧张,一方面又要让自己尽力放松,去关注表演本身,每一次站在镜头前,我都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相信做不同工作会对我以后拍自己的电影有很大帮助。

  业界现实

  电影圈从来就不是那么干净的

  吴宇森:飞霞好的地方是,她是个比较低调的孩子,当初她得跆拳道的黑带时,我都不知道,还是她后来打电话告诉我的。

  吴飞霞:其实我告诉过你,是你自己不记得……我学击剑、学跆拳道,和韩国师傅学剑道,是因为我喜欢去参加比赛(笑),而且学习这些技能,也是在学习如何保护自己。在美国,一个女孩子晚上独自走过停车场,很有可能发生危险的,最好还是学点功夫自己保护自己。

  吴宇森:在几个孩子成长的过程里,主要是我夫人扮演严格教育的角色,我太忙了,我都很少接他们放学,基本都是我太太做。

  吴飞霞:还有我姨妈。

  吴宇森:我差不多每天都在工作,在香港是,在美国也是。

  吴飞霞:但我不会觉得父亲关心太少,他有他的工作,有很多事要去做。我自己也很忙啊,我要上学、要玩儿啊,不会觉得没人保护。

  吴宇森:其实我在美国的时候,也像一般美国人一样,每个周末一定会在家,一定会做菜给他们吃。三个小孩都很懂事,一些生活技巧,乃至如何做人,我会和他们讲我自己的经验,不会用一种教训方式,比如我遭遇某一种困难时怎么去面对,有人对我好我心里怎么感激……我让他们做一个参考,他们自己会领悟的。所以他们几个都很单纯,很乖。我不是以父亲的态度,而是朋友的态度。比如我不需要说吸毒是不好的,因为他们自己本身就知道,也从来不碰那种东西。我也不会说自己以前多么多么困苦,毕竟他们现在不是活在那个年代。

  吴飞霞:现在就好了,我们在一起工作,可以经常见面。

  吴宇森:她跟我做了好几年的助手,我给她讲过一些圈子里的阴暗面,我也担心她能不能承受压力,抵抗一些不好的诱惑。不过到现在,因为每个人在现场对她都好,都很爱护她、帮她,所以她感觉做电影的人从整体上来说还是很好的。她在剧组时,我从来没跟她说过应该跟这个学跟那个学,但她都会主动接触,结识好朋友。

  (这时,在场有人提起导演鄢泼被砍的事件。)

  吴宇森:啊!那么严重?(脸色非常凝重。)我这阵子很少看报纸。十六刀?那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有什么事情需要这样?电影圈不应该有暴力的。

  吴飞霞:电影圈从来就不是那么干净的,比如你要对投入进来的钱分外小心。我从来不期望做电影是件很容易的事,我想它也是一种对我的训练。我知道比起跆拳道等体育运动来,这种“训练”影响下的最终结果并不是那么简单,有各种各样复杂的因素,我就把它当作是另一个比赛吧!我的最终目标不是得不得奖,我只是想拍个好电影。

  我想问

  吴宇森:你导演第一部戏准备好了没有?

  吴飞霞:哈,快啦,我正在做准备呢。

  吴飞霞:接下来我是多少岁?

  吴宇森:呵呵呵……

  吴飞霞:(继续追问)那我现在多少岁?

  (两人同时大笑)

  吴宇森:(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因为我从来都不记得她的岁数。

  吴飞霞:It's ok。

  吴宇森:但有一点,她的名字是我取的。她在美国洛杉矶出生时,是早产,才七个月就出来了,只有两磅九盎司(约一公斤)。我当时正在香港工作,放下手头的事就坐飞机赶过来。

  在飞机上,我除了担心她的安危外,一路都想着给她取个名字。飞机快降落时,正是黄昏,阳光照射在舷窗外的云层上,一片一片的彩霞,好像在飞,其实是我在飞。英文名取作Angeles,因为她在我心中是一个很美的天使,而洛杉矶本来的意思就是“众多的天使”。英文名“Angeles”和中文名“飞霞”连在一起,就是我当时看到的景象——天使飞在彩霞上。我总是不记得她几岁了,但我永远在记忆里保留着她出生时的情景。

  我推荐

  吴宇森:她向我推荐过一些英文书,有些她觉得可以改编成电影。

  吴飞霞:但常常是等我发现可以改编时,早就被改编了!我觉得罗曼·波兰斯基的新片《TheGhostWriter》很不错。

  吴宇森:我希望你多看一些中国年轻导演的电影,像王小帅,还有现在有一个电影叫《海洋天堂》。

  吴飞霞:有JetLi(注:李连杰的英文名)的那部?

  吴宇森:对。但是我让你看,是因为那个导演也是个女导演,这是她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的第一部戏,我希望你能多学到很好的参考和经验。

  世界杯

  吴宇森:这几天我都没看世界杯的比赛,一来是太忙了,看完(上海电影节)竞赛的电影,还要继续改剧本,每天都三四点才睡觉。其实我好喜欢足球,我是在香港长大的,从小有那种足球文化。所有的球类运动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足球,因为它最需要团队精神,而且踢得好的话,是可以看出一些艺术的。

  吴飞霞:我看了美国对英格兰的那场。太神奇了,英格兰守门员都抱到球,结果球又滚进了球门。

  吴宇森:太不可思议了。美国能踢平英国太不容易了,美国足球从来都不被人看好。

  吴飞霞:美国很少人看足球,都是看NBA和橄榄球。

  吴宇森:我在美国自己是会看足球的,晚上他们睡觉了,我就自己一个人看。还好,世界杯以后会有重播的。

    来源:名汇FAMOUS

【1】 【2】 【3】 【4】 

 

(责任编辑:吴亚雄)
留言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留言须知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盘点大学里15种"难嫁女"盘点大学里15种"难嫁女"
大学生放弃10万年薪当村主任大学生放弃10万年薪当村主任
世界杯美国队出局世界杯美国队出局
李娜晋级温网16强李娜晋级温网16强
   精彩新闻
·[教育]2010高考分数线大家来预估 高考估分技巧大全 
·[教育]高校招办预测录取分数线 教育局长助子高考作弊
·[科技]张亚勤论云计算 是逼出来的? 地坑何以变成天坑?
·[科技]火星500第三周王跃状态良好 美女科学家开音乐会
·[传媒]相亲节目低俗化,当止! 好女孩会上<非诚勿扰>吗?
·[传媒]央视<豪门盛宴>女主播引热议 马斌首日工作称“爽”
·[文化]摄影“犀利哥”成大师:垃圾相机每天偷拍100女人
·[读书]中美"核往事" 毛泽东和蒋介石怎面对美国"核威胁"? 
·[体育]关注人民网2010南非世界杯专题 竞猜赢取官方用球
·[体育]斯科拉或遭千万年薪挖角 火箭有望引弗莱辅佐姚明
·[娱乐]吴奇隆前妻马雅舒昆明嫁老外 杜德伟低调亮相婚礼
·[娱乐]阿娇"快乐大本营"镜头被删 黎姿体重飙至85公斤
   博客精选
章子怡能否重金挽回"诈捐门"章子怡能否重金挽回"诈捐门"
·【娱乐讲堂】第四期:诈捐门 高圆圆领衔嫁不出的十大女星
·马诺想留着身子以后“祼”? 准中年男人周杰伦的技术危机
· 冯小刚咋又称赵本山是“黑社会”? 陈道明高片酬之谜

   播客·视频
风靡露腿毕业照风靡露腿毕业照
戴草帽戴口罩怕被认出戴草帽戴口罩怕被认出
   小编推荐
·[人物]黎姿喜嫁富商 TVB咸猪手事件 小沈阳一夜成名
·[综艺]09年央视春晚 2008十大娱乐表情 晒晒明星结婚照
·[电视]《关东大先生》 《清水蓝天2》 《走西口》
·[电影]《游龙戏凤》 第81届奥斯卡奖 第59届柏林电影节
·[音乐]第19届台湾金曲奖 “放歌30年”大型演唱会
     频道精选
超模纳塔利-沃佳诺娃
佐佐木希杂志封面写真
·刘烨变《神枪手》与滕文骥再携手 亮相四大卫视
·吴宇森对话女儿吴飞霞:你就是我的天使
·滨崎步金发抵港表情可爱 彪形大汉保镖全程护驾
·新类型喜剧《决战刹马镇》上映首周票房飘红
·李克勤气愤英格兰世界杯出局 笑言想出钱打裁判

[一语惊坛]劳动者想劳资和谐,资本家却想官商勾结,咋办?
[论坛]希尔顿是重庆红楼?·贪官坐牢后治好哪些病
[访谈]杨翠芝、黄生留谈郑垧靖·社会学家谈保护孩子
[辩论]凭什么足球误判不能改·你是否支持封杀<非诚勿扰>
[博客]希尔顿案又一堆女星艳闻 薄熙来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
[博客]村支书为何“黄色气盛” 贪腐市长许宗衡最成功作秀
   无线·手机媒体
手机上网就上强国论坛手机上网就上强国论坛
发短信上手机人民网发短信上手机人民网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