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美女主持曾子墨出书 渴望做战地记者
  2007年04月23日08:4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曾子墨将性感与知性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曾子墨将性感与知性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披肩的乌黑长发,波光流转的大眼睛,休闲的深灰色上衣裹挟着修长的身体。近日,当凤凰卫视美女主持曾子墨出现在京华茶馆的读者面前时,她淡定自若、端庄优雅的气质顿时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在与读者长达一个小时的交流中,曾子墨敞开心扉,侃侃而谈。她谈过去的童年,谈现在的工作,谈她随遇而安的心态。对于日前出版的新书《墨迹》,曾子墨说,书中所有的内容都是自己的真实经历,没有自我美化粉饰之心,也无哗众取宠之意。

  谈新书

  留给自己八十岁时回看

  曾子墨于前不久推出了她的第一本名人自传体新书《墨迹》,记录了她从优秀学生到留学美国名校,从美国华尔街转战到凤凰卫视的经历。其间,曾子墨清晰地回溯了她在华尔街从事投资银行的巨大成功,以及操盘新浪上市的幕后故事;还讲述了与凤凰卫视同事们的趣闻等鲜为人知的故事。

  对于新书的出版,曾子墨称,既不是对自己过去的总结,也不是想出卖自己的隐私去换钱。“按说,我这个年龄的人,远还没有到能够总结自己的时候。我其实挺懒的,觉得写书很麻烦,而且还怕别人说写得不好,从而影响心情。”曾子墨说:“后来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金丽红老师的鼓励下,我决定还是写这本书,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就算是留给自己一个纪念吧。等到七八十岁的时候翻开书看看,书里记录的事,都是年轻时曾做过的,这应该是件挺好玩的事。”

  既然是自传,那么自然难逃自我夸大或粉饰的成分在其中。曾子墨否认了这一观点,“书里写的内容没有任何夸大,所有东西都是生活当中发生的。我觉得人的记忆确实是有选择性的,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会记得清楚,这也是我写书过程中的一个收获。”她说:“在我的回忆当中,所有的事情都是真实的,当然肯定也是有选择性的。比如说我写出来的东西,可能只是我求学和职业生涯之中的一些事情。”

  由于《墨迹》文笔优美,清新怡人,有读者怀疑,如此之妙的文字大约不会出于一个靠耍嘴皮子为生的主持人之手。对此怀疑,曾子墨大喊冤枉,“我在此严正声明,绝对没有这回事儿。我是个固执的人,编辑改我的稿子,我如果觉得那不像是我说的话,那我就一定要把它们给改过来。这样一个人怎么能容忍别人写的书,署自己的名字呢?”

  谈心态

  人到三十已达耳顺之境

  无论早前主持《股市直播室》《财经点对点》《财经今日谈》和《凤凰正点播报》,还是现在担任《社会能见度》及《世纪大讲堂》主持人,曾子墨总是以智慧的头脑、犀利的视点、冷峻干练的外表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就连作家王朔也对其的赞美不吝言辞。

  对于别人的赞美,曾子墨在表示感激的同时,并没有得意或骄傲。“我知道做主持人也好,或其他一些只要是可能抛头露面的工作也好,都会有人评价。也许有人当面不好意思说,其实背后肯定也有人说不好,但我觉得都没关系。对于外界的评价,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内心的感受。”曾子墨说,其实别人说好还是说坏,小时候可能会特别在意。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宠辱不惊,对外界的评价也很少关注。

  曾子墨在凤凰卫视率性、硬朗的主持风格,使得许多观众将她的这种风格移植到其生活中,认为生活中的曾子墨为人处世都非常理性。对此曾子墨说,其实理性和感性有些时候并不是绝对对立的,很多东西在同一个人身上都能够形成一个统一体。“我觉得我现在是到了这样的一个年龄或者说是一种心境,我不会用黑或白去形容一件事情,我也不会用好和坏或者说理性和感性这种特别对立的词,来给自己或给任何人、任何事情定义。其实人在这个世界是立体的,特别复杂特别多样性的,你很难用一个形容词来给它定性。”

  谈事业

  否认进步皆为精心谋划

  从早年的北京学生到留学美国名校,从美国华尔街转战到凤凰卫视,再由先前主持财经节目到现在出任社会新闻主播,曾子墨每次的转型与取得的成功不禁让人赞叹她对事业的精心谋划,更有人怀疑她成功的背后一定站着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巨人。

  对此说法,曾子墨矢口否认:“我不是一个特别有规划的人,但经历却会给大家带来错觉,觉得我每一步好像都是精心策划的,每一步都是按照自己设想走的。我没特别远大的追求。你要是问我五年以后或者十年以后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要做什么样的事情,我从没考虑过。能想一想今年之内要做些什么事情就已很不容易了。大家现在看到我这样的状况,大多是在当时的一些境况之下,出现了一些机会让我有了这样的转变。”

  回忆当年选择留美到华尔街做投资银行,曾子墨认为,当时的决定是一种简单的年轻好胜。“选择做投资银行更多是因为,我当时觉得一些特别出色的毕业生都去投资银行了,我自觉不会比别人差,我也得去做。当时就是这样一种简单的心理。”曾子墨说:“刚做的时候,觉得一切都新鲜,觉得很多东西都是我不会的。然后看到那些级别比我们高的董事长、总经理,看他们的谈吐、风度以及处理事情的方式,特别羡慕,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他们那样的人。但当我做了一段时间后就厌倦了,不想做了。”直到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凤凰卫视。“其实并不是说我想进入媒体,或者说我规划有一天我要来做电视,做杂志,真是碰巧有这么一个机会,然后就来了。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可能不是我在选择,而是生活或者人生轨迹在选择我。”

  对于今后的事业规划,曾子墨依然没有。“我觉得天天这样生活、工作,只要我还觉得开心、舒服那就挺好,那就接着去做。等到有一天不开心了再做打算。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计划不如变化。我大学刚毕业做投资银行时,我觉得那个工作我可以做一辈子的。可是谁会知道三年之后想法会发生变化。所以我现在也就不再计划了。” 曾子墨说。

  本报记者 卜昌伟 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 蒲东峰 摄

  谈新闻

  不懂新闻理论

  尽管从事的是传媒事业,主持的是新闻节目,但曾子墨却声称不懂新闻理论,分不清消息与通讯、特写与专题的概念,“因为我不是学新闻的,所以对类似什么特稿之类的体裁定义就不明白了。我觉得我是半路出家,没有什么新闻理念,好像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凭着感觉在做。”

  对于现在主持的节目《社会能见度》,曾子墨认为该节目最大的好处在于,能最大限度地与社会多个层面紧密接触,“不像此前的财经节目躲在演播室里就可以做”。据介绍,主持《社会能见度》,曾子墨不仅要做主持,而且还要做出镜记者,在采访突发或负面新闻中,危险重重,“还好我不属于那种特别害怕的人,在采访中与人周旋、斗智斗勇的能力还是有的。”

  见曾子墨如此临危不惧,有读者就建议她向其同事闾丘露薇学习,做一个战地记者。“有人的确认为我不怕危险,英语又好,有成为战地记者的可能。若说危险,也不是说我不怕,要真当战地记者,枪林弹雨的你让我往上冲我能不怕吗?但到目前为止,我去过的地方,我不觉得是危险的。”曾子墨说,要想成为战地记者,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倘若真给我这么一个机会,我肯定去。在我看来,战地记者不是要把战争真相的残酷景象告诉大家,或者说把战地新闻告知给大家,其实都不是。我注重的是战地新闻带给我内心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我要体验这个全新的经历。”

  ■茶博士碎碎念

  感谢上苍眷顾的女人

  曾姐姐生活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中,父母都是北大毕业的学生,研究的又都是现代文学,应该说她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的确,在她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充满书卷气的女人,但同时因为种种经历让她有着自己独特的个性。在整个活动中,她表达最多的就是: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机会、成就都是上天赐予的,我实在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因为比起其他人,我没有吃了那么多的苦后才得到现有的成就。一切似乎来得太过顺利。她说自己非常感谢上苍给予她的机会,让自己在没有受那么多的折磨后就已经有了现在的成绩。茶博士 谢语

  请关注近日内蒙古卫视每周日20:45播出的《走进全球娱乐》。

  场地提供:钓台餐舍(渔阳饭店西南角)
 

来源:人民网-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李里)


相关新闻:
· 曾子墨讲述为何离开摩根 2007-02-14 13:38:32.369078
· 曾子墨独到理财经 只谈喜欢不谈压力 2006-04-11 10:58:43.755404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