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型师生存之道:看清位置处理好与艺人关系--娱乐--人民网
人民网

造型师生存之道:看清位置处理好与艺人关系

2011年04月11日08:47    来源:《信息时报》     手机看新闻

  


  从2005年开始,唐毅便成了章子怡的御用造型师。章子怡这几年戛纳造型,都出自他手。


  2008年起担任造型师工作,之前有多年美容美发经验,合作艺人任泉、陈晓东、任达华、冯德伦、濮存昕、刘涛、


  范冰冰的御用造型师,2005年开始与范冰冰合作。范冰冰在戛纳电影节上的“龙袍装”以及在国家形象宣传片里“青花瓷裙”的造型,都是出自他手。


  无人不晓的香港化妆师和造型师,合作的明星有刘嘉玲、王菲等多不胜数,两人最新合作作品是王菲复出演唱会的四季造型。

  要成为明星背后的另一半并不容易,何况是还要谈及金钱的造型师?就算已经在这一行立足,就算专业水平受到明星的肯定,就算跟明星当成了朋友,造型师都要看清自己的位置,处理好与艺人之间张弛有序的工作伙伴关系,其次才是名利、友谊的进一步追求。

  工作

  气场对了做什么都OK

  能给艺人做造型,专业功底一定不能少,但袁华指出专业的素养不只是体现在为艺人化妆做头发的那段时间,前期准备和后期总结也一样重要。“就我来说,我是都会要求最少提前3天到一周敲定工作,然后问活动的场合、形式、风格、路线等,如果是我第一次接的艺人或者新人,就会上网去搜图片,看资料,看作品,哪怕是通宵也要做足功课。正式开始工作前还会和艺人、工作人员沟通。其实平时的留心也很重要,比如泉哥,每次合作之后我都会收集并且对比,其他艺人我也会观察,不管是不是和我合作。”张哲纶也坦言,观察对造型师特别重要,“观察多了才有比较,而且不仅仅是针对合作艺人。看看同行的优点和缺点,然后借鉴,平时看看网上的各种图片、作品。”

  在合作的时候还少不了沟通和默契,张哲纶认为这是一个跟艺人气场合不合的问题,“和明星的沟通很重要,如果互相不了解,甚至互相没什么交流,那工作的气氛会很尴尬,效果也可能会打折扣。”袁华认为工作时要互相有共识,“如邬君梅,她就是走气质路线的,那要做成很活泼的样子显然不行;泉哥是走儒雅风的,但是我要做成摇滚型他也肯定不干。我能做的甚至是建议的,对方不干,那也是没办法的。”“我也是最喜欢有商量的工作方式。”张哲纶说,作为造型师来讲,充分了解对象的喜好才会有更多的创作空间,而信任和习惯也是很重要的,“为什么ZING和王菲合作这么多年,李冰冰也希望我们一直合作,是因为信任,也有能力之外的信任和了解。就算你给她扎个最简单、最随便的马尾,她肯定都觉得OK,但是换另外的人,肯定会想是扎高了还是扎低了。这个道理和我们剪头发都一样,你习惯的理发师你就会很放心他。”

  要懂得适时退一步

  万一遇到没有共识的艺人,造型师就要自己去调整了,“有些男艺人明明可以走很时尚很范儿的那种路线,但是他自己可能会觉得接受不了或者不敢尝试突破,所以我做好的发型他自己又去厕所用水给捋了下来,后来他经纪人还问我为啥是这样的,我也很无奈,但是他不喜欢,就只能按照他的要求。也碰过男艺人对暗影、鬓角、收腮等细节要求很高,差不多完全是按照女人的手法,但又不能化成女人。我是那种前期一定要努力说服,但说服不了就只能‘OK,听你的’。”袁华说得特别现实,“其实我们的合作也是想长期的合作,我们也指着艺人过活。所以最终就是就看你和艺人的关系、也看对方好不好相处。很熟的或许怎样都行,挑剔和陌生的,就是比较麻烦。”所以袁华表示有时候大家看到的比较有争议的造型,未必是造型师功底不好、做的不好,有可能也是艺人方面要求的。

  刚入行的兔子给艺人做造型之前会觉得压力很大甚至紧张,以为他们和普通人不一样,但是真正接触了就可以“淡定”。能被老师推荐给非知名艺人做造型,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有合作机会的时候,我也会向他们推荐自己,表示希望下次继续合作。竞争很激烈,而且我又是女生,所以应该会相对难一些吧,但是我还是挺有信心的,这是想在这个行业呆下去的最大动力,而且老师有这么多学生,带了我出去、推荐给艺人,就说明我的专业还是有潜质。”

  相比起袁华,张哲纶就觉得自己幸运得多,王菲在春晚唱《传奇》的造型就是他设计的,“也是机缘巧合吧,我有个哥哥和她是特别好的朋友,有次王菲公司的人联系了我们。我哥哥问我有没时间,有人想找我化妆,我就问是谁,他不肯说,只是问我有没时间,我说有。那会儿,大致就猜到是她了。”他透露合作过程很愉快,而王菲也是特别聪明和有想法的大牌,“当时她有两套服装选择,也来征求我的意见。其中一套是类似棉质面料的,但是我觉得舞台的灯光很漂亮,有反光材质的那套会更好看(最后亮相的服装),结果她就说另外那套不用试了。”张哲纶很谦虚地表示,“其实也不能说是她征求了我的意见,对于她这种天后级的人物,再问大家意见之前肯定自己心里有个概念了。”而对于当时热议的美瞳,他回忆说这也是王菲的想法,“我相信她提出来的时候,其实就是有想法了。但她还是征求过我的意见,问我要不要带。”对于王菲为何会找到自己,张哲纶一直都没有去问过对方,“是想尝试(和内地化妆师合作)吧,之前和她合作的内地造型师应该是东田吧,那之后她也没太多出现在媒体、公众场合了。其实很多港台艺人都不习惯用内地的造型师,就像内地艺人大多数也是用内地的造型师一样,倒不是他们不愿意合作,只是时间档期、接触机会、路程路途等关系,大家就各自习惯了,从来没合作过的,心理上可能就不太愿意去试。但是凡事都有第一次的,所以最关键的还是第一次合作后互相印象怎样,气场是否合。比如张震,合作过之后,他在内地的活动就找我比较多;比如周迅,她就是长期用香港的造型师。”

  相处

  不刻意,一般由明星主动

  “造型师是圈子里知道明星秘密最多的人”,这句话是大家早已默认的共识,张哲纶供认不讳:“这个确实是。”袁华认为艺人在工作前的化妆时间,是他们的放松时段和私人时间,状态也较自然随性,自然会和亲友通电话或当面聊天,而艺人和造型师的接触甚至比父母家人都多,“我也的的确确知道挺多事儿。”但他透露其实艺人也不会没有任何防备,“艺人也不是傻的,不会第一次见面就什么都说,可能会随着时间推进,慢慢说一些心里话啊,家事啊等等,所以造型师就都知道了。如果艺人什么都不说,那就是不够信任或者友情关系还没建立。一句话,那些你们说的‘有料’的造型师,就一定是和明星走得近的关系好的,不然就仅仅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

  袁华有自己的相处之道,任何聊天都只是为了更好地工作,“如果是我先开口说话,那也都是问工作上的事儿。而且说实话,好多造型师包括我自己,是不希望在工作时和别人聊天的,尽管很多艺人特别爱聊。我在没接触这个行业之前,‘一心不可二用’这个词是不能理解的,但是真正接触后才觉得这句话太重要了。尤其是在最重要眼睛部分的化妆工作时,我是肯定不会说话。而如果工作忙完了,我也不喜欢聊太多,第一是对艺人的礼貌,第二也会不好意思。”张哲纶的原则也是不刻意去和艺人走近或者疏远,“其实明星都知道身边的人‘安不安全’。我觉得关系好没问题,那是有利于工作的,但是真的没必要刻意要怎样,随意就行。比如李冰冰他们,有时候工作完了会说一起去喝东西,陈坤最近还和我说香港有个姐姐赞他造型上特别多变有惊喜,而且都挺合适、也和发展方向吻合。先不说是不是夸我,这就是说明合作久了,我们就可以互相更了解。他、冰冰、董洁、张震等人,差不多都是03、04年的时候开始合作的,虽然也不是说固定到了大家说的御用,但是长期合作的关系也让我们一起成长了,其实他们都很念旧,我们互相也觉得对方很固定,很值得信任,合作起来就更驾轻就熟。”

  走得太近,价格也会“很友情”

  情人之间也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张哲纶就认为不能完全占有艺人,相反自己也无法对艺人承诺随传随到。“我也会碰到艺人同时约时间的‘撞期’尴尬,那种特别不好协调,而且我也特别害怕在一个活动上同时遇到几个有合作的艺人,以前真的有过这样的尴尬。如果是一男一女两个艺人还可以协调,但是两个女艺人同时的话真的没法解决,而且要是答应了又不能推。所以换位思考,我在和他们合作的同时,从来不会避讳他们和别人合作。既然我不能把全部的时间给人家,那人家凭什么把每次机会都给你。”袁华也认为若要是和固定合作对象走得太近也有弊,“比如,走得很近了,关系很好了,有些话就不好意思说了,比如工资的问题,钱的问题。我真的认识有这样的同行,费用就是被压下来了,价格变得‘很友情’,所以对于大家想的那些‘御用’,我敢保证他们拿到的钱,一定不会高于自己出去接活的数。这其实也是不成为的规定,差不多就是一个打包价了。”当然如果有机会和一线大牌合作,不少造型师也会接受自降身价,“因为他今后就有机会打着这位大牌艺人的机会赚别人的钱。我曾听说过有一个同行,和某一线大牌合作过之后,现在给普通百姓做造型的价格已经涨到了数万。据我了解,有名媛要出席什么场合,听说某造型师是给王菲化妆的,就立马表示价格再高、加上掏机票也要请,她们有的是钱。”

  行业也有“潜规则”

  袁华透露,圈子里造型师的身价差距非常大,级差是从三五百到两三万不等,而同一个造型师,接活的价格也是根据拍杂志、商业活动、颁奖礼、拍广告等不同形式而不同。虽然有不少人认为,这个职业的自由度和弹性空间挺大,但造型师们也有苦衷,“别的行业也可以挣很多钱,劳动量可能还比我们大,但是我们这个行业里,10个造型师最后真正能有2 个走到一定高度,就很不错了。而且,我觉得这个行业也不规范,门槛太低,什么人都可以进来。有小学毕业生,也有博士生,这些人审美本来就不一样,文化素养也肯定不一样,所以一个优秀的造型师,要考量的东西真的很多。我们号称是明星光鲜亮丽的缔造者,听起来是挺美好挺神圣的职业,时不时也会被一些不好的人给玷污了。我就知道有些同行不是靠自己实力,而靠各种关系进来的。”

  张哲纶也表示圈子里的确也有一部分“小心态”的人在,“很多所谓的造型师其实都不够格。虽然不能说影响到我们的人、事,但是他们通过报酬、口碑等方面,都打了我们的折扣。比如,有造型师会经常为了得到这份工作做一些类似于潜规则的事情。当然,这样的生存方式每个行业都有,我们并不应该抱怨。有些人会说,现在做这行难,其实我觉得我们早年那会儿更难,因为那会儿大家都觉得得到了的工作就要珍惜,甚至没那么关注报酬,更关注意义。在专业性上虽然没特别要求,而这恰恰又是最高的要求。现在很多小孩儿都觉得,我造型师就是幕后的艺人,我要更多的包装自己,相反就没那么注重专业。当时我们这么努力在做,真的只是为了专业,没有想别的。反观现在,进来会比较容易,而立足就比较难,所以会出现小心态。但说到底,这也是环境造就的。”不过心态端正的造型师们都还挺乐观,“我们也无所谓,专业怎样大家都有目共睹,最终还是要靠专业来说话的,要包装也是靠专业来包装。”
(责任编辑:蒋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