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1月30日09:56


李少红细说幕后故事 拍宝贝就像搞科研
姜薇

  本报记者报道 即将在情人节档期上映的爱情片《恋爱中的宝贝》已确定参赛今年威尼斯电影节了。对于这部影片,导演李少红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这部打破李少红以往模式的作品,在拍摄过程中,也在不断探索。“大家不像以往拍电影那样看了剧本就可以准备每一样东西,大家不知道导演会怎样表现这场戏。有一个特别典型的例子,有一场戏宝贝和刘志一起回到他父母家,这个女孩的到来改变了这个家庭,这是这场戏的最终目的。当时讨论这个女孩该买什么礼物时,道具师拿出很多东西,但我就觉得每样在常理中的东西感觉都不对,我觉得她的到来带来的是一份特殊的心情,这个心情是有冲击力的,是无需用语言的,是跟这个家庭格格不入的。但心里的情绪到底怎么表现?!我把美术指导叶锦添找来,说这些道具都太具象了。叶锦添说那好吧,给我点时间看能不能弄出点心情来。叶锦添再带领周迅来的时候,我们现场所有的人都乐死了,她那个样子,谁也记不住她拿的什么,反正觉得她就是一个新奇,毛也立起来了,鸡毛掸子也上身了,还挂了一个绿地毯,上面写着‘平安回家’,周迅的感觉立刻就随着那鸡毛掸子蹦了出来。我特别兴奋,立刻就来了很多灵感,让宝贝和刘志进门的时候,恰好赶上电视中正放春节晚会,刘父回头第一眼看到的正是像明星登场一样的宝贝,这时各种各样的彩色追光灯全开了,我们模糊了现实与幻想之间的界限。类似这种即兴的想法给工作人员带来了很大的难度,有些东西不是你说完了就能变出来的,于是我们大家只有齐心合力想方设法现场做‘科研’。比如宝贝一挥手天上就飞下来一张桌布;厨房中的各种蔬菜随着宝贝的心情漫天飞舞;做好的饭菜有灵性似的自己飞到餐桌上等等,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这也是发挥所有人聪明才智的时候。”

   “第一天拍摄周迅的戏时有一种挫败感,因为她准备了很长时间,她有自己的理解,演员这种理解是要被尊重的。她也很快发现我的理解跟她的好像不太一样。比方说她回到童年熟悉的工厂,指着那些曾经是标语,曾经是辉煌象征的废墟时,她是一种顽皮的感觉。你觉得不对的时候,她会很紧张。我不断地跟她交流,后来周迅完全进去了,尤其是在拍最后一部分场景的时候,我觉得基本上两个人是怎么演怎么都有了。她很长时间从角色里出不来。我觉得作为导演我有点太残酷了,你把她引进去了,却没有办法把她再引出来,没有解药。幸亏她很快就到别的戏去工作了。但后来她看到剪辑好的片子时差点又崩溃了,从头哭到尾,这真是挺残忍的一件事。” 

(责任编辑:张爱敬)
未映先红 六大电影节力邀“恋爱宝贝”
图文:《恋爱中的宝贝》 李少红的3个宝贝
《宝贝》中的周迅:裸得干净哭得彻底 
李少红周迅眼中的“宝贝”——痛并快乐地爱着她
《恋爱中的宝贝》争议四起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