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1月20日17:05


图文:《恋爱中的宝贝》 李少红的3个宝贝
龙迎春

  李少红导演的《恋爱中的宝贝》(以下简称《宝贝》)搁置了一年,终于要在今年情人节上映。一个并不年轻的导演把握一个年轻的爱情故事,三个演员挑战着曾经的自己,使得电影具有非凡的意义,在里面饰演残疾人毛毛的陈坤说,这是一部娱乐和思考并存的电影。记者日前和三位演员取得了联系,他们深情地谈到了自己演出时的状态,从他们对角色和电影的自述里,我们也许可以看到———“宝贝”是怎么出炉的。

  黄觉:李少红五分钟定了我

  少红只看了我一眼

  很多人都在问:为什么李少红导演会选择你?我也一直在问我自己。我想可能是我跟刘志的性格和状态比较接近,可能是我给人的感觉有一点迷惑。她第一次见我,就一眼,就五分钟,她坐在那什么也没说,还有别的角色的演员,她在跟别的演员说话,我在旁边看着。之后她对我说,好吧,那先这样吧。第二天就试镜,过了两天,又让我去试衣服,突然发给了剧本,说每天要来讨论戏。其实那时候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是太紧张,我紧张被人去注视,紧张在别人面前释放自己。 

  给宝贝洗澡那场戏是改变我这个人的重要转折点。我觉得少红是教我怎么去把心打开,只有那场戏她不是看监视器,而是在摄影机旁边拍的。突然间感觉我的体内多了些什么东西,或者是失去了些原来的什么东西,感觉有一些新的东西进入到我的体内。 

  我渴望找到爱情我本身很渴望遇到爱情的,挺渴望能够找到一个窗口释放自己,我相信很多人都像我这样,比如像现在的人。中国变化实在太快了,你根本没有时间去想或者去考虑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东西。 

  我觉得电影中有少红的影子。她是一个比较压制自己的情感、比较隐蔽的人,她总是想通过她的作品把那些被压制的东西释放出来。也许我们身上有共通的一个东西,她能看到我有可能表达出她要表达出的东西,并且会接受她想表达的东西。 

  周迅声音是我的至爱 

  现在媒体采访我,大多关心的是从我的角度怎么看待李少红和周迅,会把我当做一个钥匙孔。说老实话,周迅的声音是我的至爱,我真的不知道她演戏怎么样,但是我知道她唱歌能打动我,可能我是周迅的声音的最忠实的听众,唱歌的技巧完全被忽略了,传达的情绪每一次都能打动我,这次更是,即使她说话的时候…… 

  周迅在这部电影中真叫全情投入。那几个月她整个人都在戏的状态里面。而且直到现在,拍完一年多了她还是带着一丝伤感,她说五个月都没笑过了。 

  这部戏让我真正地去认识周迅这个人。要形容对她的感受,我觉得并不是很简单就能够叙述清楚的,我觉得可能会说得太悲酸了,她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很多面的晶体,很易碎,但永远会有一个惊喜的亮点能让你看到。   


  陈坤:用裸露的身体去表演是美好的 

  我希望丰富到发尖也能演戏 

  听说这部电影的时候,编剧和少红导演还在写剧本,那是2001年。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希望扮演男主角。 

  毛毛这个名字让我很感动,重叠的两个字给我很舒服的感觉。毛毛在网上的名字叫飞毛腿毛毛,生活中他是没有双腿的残疾青年,在影片里面没有讲话。 

  我是一个比较即兴的人,我一直认为作为一个演员,我希望我可以丰富到用发尖也可以演戏,用我裸露的身体去表现,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我觉得这个作品他可以展示出我所付出的努力,《宝贝》让我觉得很值得,对这个角色我想付出百分之百,如果我的身体可以帮助我去诠释这个角色的话,我觉得真棒。 

  导演用胶片的代价呵护我的自尊 

  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我还属于《金粉世家》七少爷这个角色,怎样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找到毛毛这个角色的感觉,能够在早上还是金燕西的时候,中午和晚上能够成为毛毛,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难的课题。我害怕我做不好,虽然这个角色我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而且他毕竟是我特别想演的一个角色,所以就更紧张,更在意。 

  差不多拍了一半的时候我再一次问导演,我说,你觉得我的状态对吗?这个毛毛是你想要的吗?导演说:非常好,一点都没有问题。但只是我们给你设计了另外几场戏。当时我欣喜若狂,我当时差不多想抱着她亲吻:太好了你肯给我加戏了,这说明我演得非常好。但是到最后我才知道,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很多胶片在我身上,来诠释这个角色,以前拍的戏都被剪掉了。他们没有立刻告诉我的原因是他们害怕伤害到我,她害怕我对自己没有自信心,她害怕我这个角色没有做好之后,毛毛这个亮点不能彰显出来,她小心翼翼地保护我,就如同保护马上要成为艺术品的一块原料一样。 

  一个若干年后都还会觉得不错的角色 

  当我在试片会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有点懵了。我不想为导演和演员去自吹自擂,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张力的电影,是一部集思考、写实、快乐、痛苦于一体的电影。你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领悟它存在的意义,它通过对现实社会中客观存在的和即将暴露出来的一些迷茫,做了最童话般最诗意的揣测。 

  周迅:《宝贝》不是给我量身订造的 

  《宝贝》是一个催化剂 

    《宝贝》对我来讲很多地方都是催化剂,如果不拍这部电影我的成长速度没有那么快。 

  我在云南度假的最后一天看的这个剧本,因为我知道我是比较容易受一些东西的影响,看完剧本之后我就一直在哭。我给少红打电话说:少红,结局不是这个样的,结局真的“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我觉得他们就是应该在一起,不应该这样分开的。不过现在看来有很多东西可能不用两个人非要在一起,很多东西就是要留在心里面,你不可能把它磨灭掉。 

  我是一个需要导演的演员 

    我是一个需要导演的演员,自己完全放手的工作能力目前为止不是那么强,我需要导演告诉现在这场戏需要什么,你跟我说清楚了,我的感受力还不错。有一场戏在工厂里跳舞,叶锦添帮我找了香港跳现代舞非常好的老师,他和我站在台子上,以前在学校领悟力还不够,老师教什么就跳什么,而现代舞表现的是你自己此时此地的感受,让我也学到很多东西,这是我第一次在电影里跳舞,感觉挺好的,特别自由。 

  我跟少红是比较熟悉的,在一起拍了很多戏,她说话的方式我听某个字就能听懂她整个的意思,有时她说再多我也会不知道,她说话有很多手势,能让我知道她要的东西,她的手势在她说话里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在法国那阵子我是比较晕的,很多细节性的东西我想不起来,只有一个大的感受,除了拍戏我跟少红和婉姐(李小婉)第一次每天生活在一起,大家一起起来,一块煮咖啡喝,我不习惯吃西餐,她们就坐地铁去买方便面和中国菜,在我来之前生活都不会这么奢侈,在法国农村的时候她和婉姐还给大家包饺子。她是一个贤妻良母,一个非常坚强的女人。她还写歌词,特别可爱。 

  我性格中的一部分被放大 

  好多人都说这部电影是给我量身订做的,可是我看完电影之后觉得这不是我的全部,只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被放大。我性格中也有很多传统的东西,比如说女人要相夫教子啊,这就很传统。而且这个传统是从父亲那里延续下来的,到了一定的时候,不管怎么样都想要一个家庭。通过这个角色更多地认识了我自己。   

(责任编辑:张爱敬)
《宝贝》中的周迅:裸得干净哭得彻底 
李少红周迅眼中的“宝贝”——痛并快乐地爱着她
《恋爱中的宝贝》争议四起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